您的位置: 首页 >> 鲶鱼

农村鲶鱼队vs天降正义队赢了吗

2022.07.07 来源: 浏览:1次
农村鲶鱼队vs天降正义队赢了吗(农村鲶鱼队vs天降正义队比赛回放)

来源:廊坊云报

“又下大雨了,把你爸爸和爷爷奶奶的衣服拿到小石桥子那洗洗。”母亲对大姐说。

老房傍水而建,东侧是一条800多米长的大池塘,北窄南宽,从我记事起就没干涸过,池塘里的鱼、虾、香螺丰厚。到了雨季,池塘的水溢出流向东南村外。

老房正南是自家葱葱绿绿生机盎然的规整菜园,菜园的东侧是池塘,南侧篱笆墙外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村街小路,仄仄弯弯地延伸到池塘边,便有一座苍老的小石桥把这条村街古道连接起来。小石桥是用三块较大的长条花岗石搭成的,它存在多少年了不得而知,静静地卧在那里聆听潺潺流水、阵阵蛙鸣和沙沙秋叶飘落声,讲述着小村庄的古远往事,与故乡历史一脉相连。当夏季雨骤时,小石桥成为水漫桥,被水冲洗得光亮干净,这里便成为附近几户人家女人洗濯衣服的热闹地方。

老房及菜园东侧,南北大约有300多米长的池塘土坡,生长着粗壮的二十几棵榆树和柳树,已有几十年树龄,有的挺拔直冲云天,有的向池塘倾斜着,但都长得枝繁叶茂,因为这些大树享受着充足的水源滋养。这是老祖宗为我们种下的护坡树,从这些大树身上,让我们读懂了先辈为子孙积累财富的智慧。

春天,随着气温升高,双双春燕飞临池塘边衔泥忙于筑巢,为幼燕准备窠臼;小菜园盛开的桃花引来蝶飞蜂舞;鸟儿也逐步多了起来,各种美丽的小鸟,从远方飞来落在池塘边的大树高枝上,嘤嘤求友,成双成对,认真观察树下没有危险时,才肯落到开满鲜花的桃树上,继而飞入菜畦里蹦蹦跳跳地觅食,在池塘与菜园间自由穿梭啼啭,划出道道曲线,张扬浓浓春意。

盛夏,池塘的鱼时而欢快而狡黠地跃出水面,弄起阵阵涟漪;几只绿头鸭潇洒地游来凫去,涌出浅浅波纹;池塘两侧杂草葱绿,野花满坡,蛙声一片,蝉鸣阵阵,蜻蜓穿梭;翩翩翠鸟鸣,满塘天籁声。

池塘里多年落叶的累积,让水底形成了厚厚的腐殖泥沙,因此,无法下网捕鱼,致使池塘里的鱼虾密度过大。我记得某年暑夏雨水少时,池塘氧气不足,满塘的鱼都把嘴露出水面吐泡呼吸,爷爷说这是翻坑,但没有人捕鱼,因为都食惯了潮白河的活水鱼,所以村民不喜欢池塘的死水鱼。我站在岸边,观望着这神奇少有的场面很久,知道这些小生灵存活空间太拥挤,才造成它们的将要窒息。看鱼头,就能大体知道这里有几斤重的大鱼浮出水面喘气。水少时,小石桥下只有窄窄浅浅水流,我经常在这里观察各种鱼摇头摆尾惊慌急迫穿过。池塘里鱼的种类虽比不上潮白河,但也不少,有麦穗鱼、黄鯝鱼、鲫鱼、鲤鱼鲢鱼、鲶鱼、黑鱼、嘎鱼、泥鳅等。几天后天降甘霖,池塘里的鱼虾又欢腾跳跃起来。

秋天,风轻云淡天高水蓝,池塘不再浑浊,被秋天过滤得清澈明亮波光粼粼。站在岸边就能清楚地欣赏鱼虾在水下逍遥自在游弋,青蛙巧妙地躲藏在水草里;秋风摇曳着池边垂柳倒影,蓝天白云也倒映在秋水中。我偶尔到池塘边为家里的小猫捞些小鱼儿,有时还能捡到鸭子丢在水里的鸭蛋,这在夏天池水浑浊时是看不到的,令我欣喜,总是身不由己来到池塘水边,在薄雾氤氲中踽踽独行,心无旁骛,有时在灌木丛的草稞子里也能捡到鸭蛋。奶奶说鸭子野,不爱上家,丢蛋是常事。

冬天,池塘结成厚厚的冰,这里成为儿童乐园,全村的小伙伴儿都到这里比赛打滑擦、溜滑板、抽陀螺,带着蓬勃朝气你追我赶,无忧无虑天真无邪,他们不怕寒冷,在零下20几度的冬天,玩儿的开心痛快,酣畅淋漓,各个满头大汗冒着热气,欢声笑语充盈池塘……

池塘无墨如画卷,小桥流水似琴声。家乡原生态池塘,为我童年岁月带来美好与欢乐。

(作者 王子

Tags:
友情链接